返回

盗墓笔记2016贺岁篇 · 钓王

关灯
护眼
2016贺岁篇 第二十一章 雨村钓王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

我被惊的一口气卡在喉咙里,差点就背过气去。往前走了几步,蹲下来看地上的痕迹,那痕迹的宽度和汽车轮胎差不多。

“这他么是蛇么?”我道:“你刚刚是不是看到它了。”

“我没有靠近,不是蛇,是鱼。”闷油瓶看着湖面说:“速度快。”

闷油瓶说话的时候,手扶在腰上,他没有刀,显然有些不习惯。我拔出我的宝贝大白狗腿递给他,他接过去反手把鞘按照他的习惯卡在自己后腰上。我自己也拔出了我的另一把,按照他的样子卡好。

用矿灯继续去照湖面,就看到在我们左边很远的地方,似乎有一道石墙。我们沿着河滩走过去,果然看到一道结满了盐花的石墙,从岸边犹如防洪堤一样延伸到湖面上。一路延伸过去,犹如一条水上的道路,横穿过湖面。

“这他么是苏堤啊。”我道,就差两边杨柳飘飘和几座断桥了。

矿灯扫过去,能看到另一面的湖面,明显比这一面要小一些,这不是我们认为的一个完美的太极,我们还是想的太多了。但这石墙,确实是人造的。不知道是哪朝的高人所谓,意欲为何。

水面上的水流混乱,能看到很多凭空起的大浪,说明水面以下水系混乱冲撞。我来到水边,想掬水,被闷油瓶拉住,他拔出刀沾了一点皮肤。然后甩掉。

“咸水。”他轻声道。

我受过大学教育,知道盐矿伴生很少有有毒的矿物,刚才肚子疼可能是盐里有其他矿物,但不至于死掉,让他放心,舔了一下,吐掉。水确实是咸水,但是没有那么咸,肯定水下有淡水水系冲进来中和盐度。

我回身给胖子的方向也打了灯语,告诉他没事,催促他快点,隔了很久,才看到胖子和老头筋疲力尽的赶过来,胖子指着我就骂:“天真你个兔崽子,你就不应该叫吴邪,你他么就是个臭邪。你跑什么?这老头要是出事,还得我一个人背过来,的亏他还挺硬朗。”

我看着雷本昌,他已经筋疲力尽,但是看到那湖,他还是颤抖的走了过去,我想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真的有朝一日,自己会真的看到这个湖面。

他站在湖边,蹲了下来,老泪纵横,低头默默的哭起来。

胖子上来就要找我算账,我忙赔不是,胖子就轻声对我说道:“这老头这样下去不行了,太激动了,刚才都要抽过去了,不能让他再这么跑着,在这儿出事,咱们麻烦大了。”

我点头,打开水让老头喝几口,此时我们已经连续运动了十几个小时,身体的疲倦因为奔跑终于开始袭来,我觉得也到了时候给致命一击了。

我面对老头坐下来,背对着湖面,就对老头说道:“够意思吧,说到这儿来就到这儿来了。”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