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盗墓笔记2016贺岁篇 · 钓王

关灯
护眼
2016贺岁篇 第二十八章 最终章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

我怒目看向胖子,知道他想干嘛,单手持着鱼竿,一手把刀刺地上,抬手揪住他的衣领:“为什么要打我的屎?屎他妈招你惹你了?你有问过它的感受吗?”

胖子拍掉我的手,指了指湖面,“少废话,没时间了!你拉不拉。”

我心说去你妈的,捂着肚子四处找东西,恨不得从地上抓出任何点东西来,但是什么都没有。胖子魔怔的看着我,指了指地上。“你要不拉,我只能把雷本昌挖出来切碎了才可能完成任务!”

我转头看了看闷油瓶,闷油瓶丝毫没有看我,反手拔出了我的大白狗腿,划破手心,然后猛的跳入了湖中。

湖水只到他的胸口,他手上的伤口颇深,立即就看到血从伤口流出来。他一边拍打水面,一边往鱼线拉扯的地方走去。我手上的鱼线立即就往闷油瓶靠了过去。

“来了!当心!”我对闷油瓶大喊,鱼线却一下又反转了方向。退了回去。鱼线在半空滑动,在闷油瓶头顶划来划去。

胖子一看,忽然醒悟,“这鱼通人性。”

从之前这条鱼攻击岸上面的我们的举动来看,它是属于偷袭型的食肉鱼,非常警惕,这不禁让我有些恐惧。

我看过鳄鱼偷袭的记录片,鳄鱼偷袭之后,如果偷袭失败,它不会立即逃跑,而是会停留在原地。猛兽偷袭是为了获得猎物,而不是害怕自己有什么危险。

但这条鱼现在的举动似乎是在试探闷油瓶,这不像是食物链最高层的动物的举动。更像是狼这类群猎动物的举动。

胖子也跳下水去,拿鱼耙也划破自己的手,就往小哥追去。

我犹豫了一下是自己先解决了,还是下水解决了算了,心一横,我也跳下湖,整个人往水中一沉,冰冷的湖水立即冻的我全身的毛孔都收缩了起来,一下精神涣散,再上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身轻松,拔刀也划破自己的手,满手血抓着鱼竿往胖子追去,同时回收鱼线,让鱼线绷直之后,就看到鱼线入水的位置就在前方不停划出大的水痕,一会儿松一会儿紧,鱼我们四周不停的游动。

“千万别放手。”胖子的手电追着鱼线,在水里手电的照明效果不佳,我们追不到鱼的影子,每次都只能看到一个黑影就划走了。如果没有鱼线,我们会非常被动。

“更近一点!”我喊道,三个人继续离开堤坝石墙,往这块浅滩的边缘走去。我的手电扫过浅滩的边缘区域,忽然看到了更多的东西,脑子立即就嗡了一声,喊到:“胖子,中计了!”

胖子也打过去,在这块水下浅滩的边缘,我们看到了无数的黑影,都在浅滩边缘水色深的水域潜伏着。

“我操,小哥,这是它们在钓我们!”胖子吼道,“快回去。”

胖子拉住闷油瓶,闷油瓶轻声道:“假的。”

我用手电仔细去照,果然发现这些影子似乎都是静止不动的石雕,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浅滩,忽然意识到,这不是天然的水底,好像是某个水下古建筑的顶部。只是被盐覆盖了。这些水影子,是飞檐上的石雕么?

正想着,他撑住我的肩膀,翻身出水,一边踩着胖子的肩膀,一边踩着我的肩膀,蹲了下来。“线给我。”

我转动鱼竿,闷油瓶用他两根长手指夹住鱼线,“关手电!”

“看不见!”胖子道。

“我能感觉到,关手电。”闷油瓶非常冷静的说道:“我一跳起来,鱼竿放线,再开手电。”

我和胖子对视一眼,闷油瓶这么说还有什么办法,听呗,立即关了手电。我在水下不停的收放鱼线,从鱼竿头部牵拉的感觉,这条鱼瞬间朝我们游了过来。

水里非常寒冷,20秒之后我就开始打寒战,就感觉鱼越来越近,它是打着螺旋在靠近,又过了十秒,我在水下冻麻的身体,已经感觉到鱼游动的水流开始打在我的身上。

胖子“嗯嗯”暗示我来了,我抓紧鱼竿,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起来。接着,我感觉到肩膀上的小哥调整了一下动作,整个人绷紧了。

我一下再也没有感觉到冷,所有的感官都开始搜索水里的动静,几乎就在小哥蹦紧身体的一秒后,小哥跳了起来。

肩膀一松,我从水中扯出鱼竿,打开线轮锁,胖子瞬间打开手电,我就看到闷油瓶一手夹着鱼线,几乎是贴着水面扑向一米外的巨大鱼影。

瞬间入水,因为是整个身体入水,炸起了巨大的水花。接着一条巨大的鱼尾从水里翻了出来,打在胖子身上,胖子直接被拍进水里。

这是我第一次直接看到这条鱼,鱼尾上都是细鳞,翻着土黄色,上面都是黑色的纹路,竟然好像是一种鳝。鱼尾有电线杆那么粗细。

胖子从水里翻出来:“我操,千年黄鳝!”

我手里的鱼线轮不停的扯出线来,就看那黑影不停的翻滚,上上下下,我看到了它身上生入肉中的铜钱甲,胖子想用鱼耙攻击,我立即阻止怕他误伤,见鱼又是一抬身子,闷油瓶被撞出了水面,落到我身边,身上缠满了鱼线,和鱼捆在一起,瞬间又被拽入水下。

我一下明白了闷油瓶的用意。

他要用鱼线把这条鱼绑起来。这种大鱼在水中非常难以搏斗,只有让它身上所有的地方都缠绕上鱼线了,它才会惊慌失措,越挣扎,线越乱,它越无法挣脱。

此时闷油瓶好像已经得逞,鱼线已经在那条鱼身上绕了好几百圈,但是他自己也和鱼被缠在了一起,要溺死了。

鱼剧烈的挣扎,我抛掉鱼竿,单手拔出手电,和胖子上去,抓住鱼线,鱼线根本拉不动。它只要一挣扎,手指全部拉破。胖子大怒,上去拳打脚踢,我大喊:“把线割了!小哥要挂了!”

胖子拿鱼耙要去割线,忽然我脚下一空,原来已经到了浅滩的边缘,一下摔了下去。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