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青囊尸衣3残眼

关灯
护眼
第219章 残阳如血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

西边天空中,弯弯的娥眉月已经完全遮掩住了太白金星,黄老魇抬头望了下满意的说道:“小姑娘,现在时辰刚刚好,待老夫开启了封印之后,再将这些歹人统统的剿杀干净,然后我们带领着阴兵军团横扫中原一统江山eas;。..[看本请到.]”</p>

“有良在哪儿?”老太婆深陷褶皱之中的双眼噙着两滴泪水,怀里抱着重伤的媚娘,嘴里喃喃的说道。</p>

在木里大寺,二丫体内的魇性殊死抵抗一世班禅的驱魔罡洞,就在她行将崩溃而死的时候,亏得嘟嘟将羊肉汤倾倒在了罡洞之上,污秽之物阻断圣洁的驱魔梵音,从而导致仁波切功亏一篑。与此同时,幼魇体内的魇性被空前的激发出来,促使其迅速畸变成熟而功力倍增,所以当她带着媚娘逃离大殿的时候,连“守护者”白眉扎西老喇嘛都望尘莫及的追不上了。</p>

“一只眼的有良?”黄老魇随之一愣,猛然想起有良的小**名字似乎就叫“二丫”。</p>

舂衣仙在一旁略为迟疑,然后恭敬的问道:“前辈,您所说的可是那个右眼残疾的河东年轻人么?”</p>

“你见到过他?”二丫闻言扭过头来,急迫的目光盯着她追问。</p>

“嗯,老妪与他同乘一趟火车从汉中来到的临潼。”</p>

“他如今在哪儿?”二丫满是褶皱的苍老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惊喜。</p>

“唉,”舂衣仙叹了口气,把手一指黄老魇说,“被他给杀死了。”</p>

二丫闻言一下子便呆怔住了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须臾,两行热泪喷涌而出,脸上的肉褶剧烈颤抖着,一股戾气自周身迅速弥散开来。</p>

西峰之巅再次笼罩了一股凛冽的杀气。</p>

黄老魇嘿嘿冷笑了两声,他不打算告诉她有良并没有死,而是收入了《敦煌夜魇图》中。遇到这只初出茅庐的幼魇简直是千载难逢,必须要将其收为己用,如果放出有良,这两个人小**恐怕就会远走高飞了。</p>

“老夫怎么会杀有良呢?”黄老魇故作气愤不已的说道,“他是来到了临潼,不过竟然与董贵妃两人背着老夫私奔了,还说什么二丫姑娘的容貌已毁,自己绝不会同个丑老太婆共度一生。(唉,如今的年轻人都这么容易见异思迁,简直是世风不古,道德沦丧啊eas;。”</p>

二丫心中根本就不相信黄老魇说的话,有良曾在李家沟老宅的墙壁上留言,看得出他对自己仍是一往情深,怎么可能突然就与董贵妃私奔了呢?不过,如今自己的相貌惨不忍睹,即便他不在意,可作为一个女人却如何与其朝夕面对呢</p>

黄老魇冷眼观察着二丫的面目神情,看得出她内心的矛盾与挣扎,不由得暗自欣喜,嗯,收服这只幼魇并非难事。现在最紧要的是赶紧砸碎武士俑开启封印,其余的事儿以后再说。想到这里,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,他缓缓的举起了一只手</p>

不过那只手掌又突然缓缓落下,并迅速伸进衣襟里面抑制不住的“哧哧”抓挠起来,并且嘴里还惬意的“哼哼”着,仿佛极为陶醉和享受。</p>

费叔望见顿时长舒了一口气,这只千年大魇终于有反应了,他一摆手,猪坚强打了个滚儿爬起身晃晃悠悠走到黄老魇面前,嘴里不住的发出“哼哼唧唧”的**,四肢伏地用力的蹭起肚皮来。</p>

黄老魇此刻神情恍惚,低头瞅着这只憨态可掬的八眉大黑猪,身不由己的伸出手来轻轻爱抚牠背上油光水滑的鬃毛。</p>

这一举动让山顶上的所有的人大跌眼镜,这只千年大魇是怎么了?</p>

“喵,呜呜呜”媚娘在二丫的怀里痛苦**着,牠的肋骨已经被打断数根,而且脏器移位,自口鼻中不断的渗出一团团血红泡沫。</p>

二丫难过的望着牠,有良如今下落不明以及媚娘奄奄一息的凄惨模样,令其体内的怨气和魇性渐渐的凝聚。</p>

一直处于冷眼旁观的虚风道长此刻瞧出了二丫神情的变化,不由得担心起来,黄老魇说的有良与董贵妃私奔之事绝无可能,但他人究竟在哪儿呢?</p>

虚风的目光扫视着四周,感觉到气氛越来越紧张,一场激烈和血腥的搏杀一触即发。</p>

古空禅师与薛道禅两人正悄悄的窃窃私语。</p>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