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青囊尸衣3残眼

关灯
护眼
第222章 开启封印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

西山之巅,费叔负手而立,脚下伏着猪坚强,身旁站着头戴法冠玄衣熏裳的黄老魇,只不过他的前衣襟已被怪婴扯烂,破碎的布条在山风中瑟瑟抖动。(.t.[看本请到热门.]</p>

有良忍住左臂刺骨的痛楚,右手揽住二丫的肩头,衣衫上满是血污,阴眼冷冷道盯着他们,面无表情。</p>

费叔嘿嘿冷笑两声:“了去大师,我早就看出你一直怀有二心,是想为吴凤娇那丫头报仇么?今日你一人独自搏杀三位高手,令费某大开眼界啊,果然是真人不露相。”</p>

“阿弥陀佛,了去现已断臂,二丫又怀有身孕,上天有好生之德,不如就放他俩一条生路。‘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’,老僧以为,二丫经过了这场劫难,日后与了去在一起应是能够明辨是非而皈依正道,如此,善莫大焉。”古空禅师口诵佛号说道。</p>

“大师言之有理,”寒生在一旁帮言,“世间之人,善恶只在一念之间,纵是大奸大恶也有幡然悔悟的时候。况且二丫只有十多岁不谙世事,‘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’,在有良的悉心帮助下,她也会变成一个同样正直的人。”</p>

“哈哈哈,”费叔嗤之以鼻,“老和尚终日里吃斋念经迂腐也就罢了,想不到蓝月亮谷中的高人隐士也这般短视。二丫乃是一只幼魇,‘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’,今日不除掉他俩日后必酿成大患,做事要‘防患于未然’,这还需多解释么?”</p>

“寒生,贫道以为费叔说的对,现在不趁机铲除,以后就没机会了eas;。”贾道长蜷缩在地上,喘息着说道。</p>

“二丫好,好可怜啊,若不是木,木里大寺的老喇嘛用腿骨驱魔,她也不会变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。”有人结结巴巴的发表自己的见解。</p>

“谁在那儿胡说八道?”费叔扭头望去。</p>

“我是嘟嘟。”那株针叶如伞盖的老松树顶上蹲着一只蓝色羽毛的大鸟。</p>

“‘鹦鹉学舌’,原来不过是只扁毛畜生而已。”费叔不屑一顾的哼了声。</p>

嘟嘟不服气儿的回应道:“鹦鹉怎么了,总比这头傻吃乜睡的蠢猪强。”</p>

“呼噜噜”猪坚强蓦地站起身来,愤怒的冲着蓝紫金刚大鹦鹉吼了起来。</p>

费叔把脸一板,厉声吩咐道:“废话少说,黄老魇,你即刻把了去和二丫给我杀了,若是有人敢于阻拦,一律格杀勿论。”</p>

“是,主人。”黄老魇嘴里答应着,但却莫名其妙的使劲儿的摇晃着脑袋。</p>

“你怎么了?”费叔厉声质问道。</p>

黄老魇胸膛一挺,喉咙里发出“呼噜噜”响动,然后大咧咧的冲向了有良和二丫。</p>

董贵妃张开双臂拦在了他的面前,口中急切的说着什么,神情十分的坚决。</p>

黄老魇犹豫的止住了脚步,眼神儿迷离茫然的盯着她。</p>

“杀了她。”费叔冷酷的命令道。</p>

黄老魇嘴里“嗷”的一声,如同杀猪时的嚎叫,掌中“哔哔啵啵”闪烁着七彩毫光。</p>

董贵妃双膝一屈跪在了地上,两行泪水缓缓淌下面颊,乞怜的目光望着黄老魇,但神情却坚毅而决绝。</p>

“啪”的一声,黄老魇的手掌拍在了她的头顶囟门上,董贵妃的身体霎时间坍塌下来,化作了一抔尘土。</p>

有良的阴眼看到了那一缕香魂渐渐随风逝去,心中不免酸楚,董贵妃苦苦痴情守候了千年,到头来却被黄老魇一掌拍得魂飞魄散。</p>

“问世间,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</p>

横汾路,寂寞当年萧鼓,荒烟依旧平楚。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风雨。天也妒,为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。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。”关教授长叹一声幽幽吟道。</p>

这边,费叔见状满意的点点头,如今连千年大魇都能控制得住,京城玻璃房内的那些老家伙就更不在话下了。</p>

二丫心中嚇怕,不由得紧紧依偎在有良的怀里,浑身瑟瑟发抖。</p>

黄老魇阴鸷的目光转过来,对着有良搓动双掌,眼前七彩魇芒骤然暴涨。</p>

“阿弥陀佛。”古空禅师叹息着退到一边,他心里知道自己绝非黄老魇的对手。</p>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